论得与失

发布于 2024-03-23  915 次阅读


转眼就已经离开竞赛一年了。去年四月初打完省队选拔赛之后,我就离开了竞赛回到了文化课。这一年对于我来说过的挺不容易,各种大大小小的问题让我这一年的情绪一直不很稳定。今天突然想到这些,便想抽点时间记录下来这几个月的一些想法。


得与失,也许是这过去的一年中与我关联最大的话题了:对于我来说,这一年我失去了太多对于我来说很重要的东西。但是从失去的忧愁中走出来之后,回首还是能够发现,这些失去使我得到了一些弥足珍贵的成长经历。得与失相伴相随,我想就是这样吧。

1

做了那么多年的竞赛最终没有取得想要取得的成绩。

这一点对于我来说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失去了。

这个月月初举行了今年的省队选拔赛。几天前我在办公室见到了三位失利的高二学弟。我看到他们的时候我感觉,就像是看到了当时的自己。我坐下来和他们聊了很久。面对此情此景,这一年里发生的好多事情又重新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和他们说了很多很多我的心得体会,很多很积极的想法。那种感觉就像是,我在把这一年里得到的心得体会传输给一年前的我。

我告诉他们,对于我来说我会觉得竞赛能够给我们提供的最大帮助不会是它的奖项,不会是它给我们的升学帮助。对于我来说我很感谢竞赛锻炼了我不错的自主学习能力和快速吸收新知的能力,这些能力不管在哪个方面都可以很强地帮助到我。

当然还有很多很多其他小的方面。这些小的方面虽然可能微不足道,但是他们都已经成为了我们的一部分,影响了我们的整个人。可以是“我能熟练使用搜索引擎”,这个能力看上去很容易但是很多人并不具备而且不那么容易掌握,它能够很大程度上提升我们自主学习的能力。

也可以是“我比我的同学们有更多经历”,当我回到文化课教室时,我发现我比周围的同学多了好多好多经历。当我和他们聊过去的经历的时候,他们常常会感慨,当他们那么多年一直在教室食堂宿舍循环的时候,我已经有那么多那么多讲不完的精彩的故事了。我会跟他们戏称“我这些年就是在逃课”。

我喜欢这样。我不喜欢文化课压抑天性扼杀主观能动性的氛围,我喜欢保持主动活跃,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我在竞赛期间创立 HydroOJ,自己部署很多各种各样的小网站。我现在在文化课我放假打华为挑战赛,寝室枕头底下压一本硬件书,下课总是和同学畅谈人生谈计算机谈科技。我似乎总是和别人不很一样,但不是因为我特别聪明啊有特殊资质,只是因为我喜欢这样去努力做我喜欢做的事情。虽然文化课落了很多课,竞赛也不是最优秀的,但是对我来说那些也许都没有我自己的兴趣重要,我还是会选择花很多时间在我的兴趣之上。人活着不就是为了快乐,哈哈,多做点让自己开心的事情多好。

也正是以这样的心态,其实这一个非常大的失去对我并没有造成那么大的伤害。我只是考试失利了,我又不是突然失忆把我热爱的算法全忘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呢?难道这一次考试考不好我下辈子就没饭吃了?高考也是一样,难道上不了好大学以后就没饭吃了?当然并不是在否认一个更好的大学能够为人提供更好的教育更好的机会,只是说这些都没有那么那么重要。这些的确重要,但是至少不会像社会,像学校,像老师,像一些家长说的那么那么重要。

过年的时候见到一个跟我同一届的省选失利选手,他的学校比我的学校文化课压力大很多,他的心态也不那么积极。我很同情他。又联想到前几届的一些很可惜的选手,我感慨,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它在选拔出顶尖人才的同时又沉重打击了多少同样十分有实力的人才呢。有那么多会发光的选手,在竞赛失利的打击下都变得黯淡。也不可避免吧。它在帮助人才升学的同时,也必然代表着会有大量的人才为了这一利益而内卷,内卷得病态。

希望失利的选手们都能够,尽早从失落中走出来吧。那些已经成为过去的无法改变,能做的只有继续向前。你们都是非常有实力的,不值得被这样一个小挫折绊倒。只要再过几个月,当一切都回到正轨之后,再回头看看这一次挫折,相信我,你一定会得到书本上学不来的弥足珍贵的人生体悟。

对于我自己来说,我会感谢我的省选失利了。我现在经历了这样一次挫折,放下了那么多年执着得东西,我在未来再遇到类似的失去是不是就可以更加坦然地接受了呢?虽然我不管如何看待这一件事情它都不会再改变了,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会选择感谢——感谢不感谢都一样,那为什么不让自己高兴一点去感谢呢。我有的时候会想到,假如我那个时候进队了,现在会是什么样子呢?我想象不出来,也没有必要去想象,毕竟那些跟现在的我又不在一个世界,我为什么要在意那些呢。我能做的只有感谢所有已经发生的事情,感谢现在,快快乐乐地继续生活下去。

2

人与人之间脆弱的情感联系。

也许这才是这一年里最让我受伤的失去吧。

我真的是一个非常单纯善良的人,单纯善良得甚至过度。我会非常单纯地对待我遇到的每个人,无论熟悉或陌生。我会非常善良地为我所见到的每一个人而考虑,希望我目光所及之处不存在痛苦之人。

昨天晚上我在用户群里发了一句话,被三句号(用户名“。。。”)盯上。别人告诉我,他是圈外人,没有打算认真学算法,但是在各大群里骚扰顶尖选手。很多顶尖选手都把他拉进了黑名单,或者敷衍他无视他。但是我真的和他聊了两个多小时的天,我真的很心平气和地跟他讲了很多道理,听他说了很多他的看法。回想起来,我真的也惊讶于我的脾气。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呢。

也许这也是我能够在 OI 圈结实不少网友的一大原因吧。我遇到了很多与我一样单纯热心善良的网友,和我一起管理维护 HydroOJ。我很感谢他们,我感谢我的友善帮助我结识了这些宝贵的朋友。

但是它并非什么时候都对我有利。也许可以说是我太重感情了吧,这使得在一些时候它会成为我的软肋。我在几天前发过一篇 QQ 空间说说,内容就是这一点。

对我来说第一次大的打击来自于我的教练。我的教练虽然在省选之前几个月跟我有过一些意见不合,关系不是非常好,我也对他的训练方式抱有不小的意见。但是我得承认作为我三年的教练,我在心中还是非常重视他的。在省选前几天我们又产生了很大的矛盾,那天我在回寝后被拉出来骂到半夜,他还说了一些非常可怕的话。这让我在省选前的几天状态相当差,也许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我的省选情况。省选后很长一段时间他对我的打击仍让我相当负面,对我产生的打击远大于省选成绩对我的打击。五月份我就大病了一场,在我还插着管子的时候他带了我的同学和下一届的所有同学来医院看我。后来回到学校后偶尔遇到他,他会满脸笑容问我最近怎么样。熟悉的笑容,但是当时在我的心中只觉得这比最冷的冷笑还要可怕——我无法理解这样的笑容的含义。

在那之后大约半年的时间里我都无法接近竞赛楼,只要我走到竞赛楼的楼梯间就会感受到极度的身体不适,我会选择绕开那些过去我常走的路。那段时间出于一些其他原因我尝试去过竞赛楼六楼(机房所在楼层),在我从五楼楼梯向上走时我的胸口就能感受到一种极强的压力,让我的呼吸和心跳都似乎相当困难。穿过六楼的几十秒,我几乎无法呼吸无法思考。我以前以为“喘不过气”只是一点心理作用,当真正体验到时才明白这几乎就像是身体本能的生理反应。

但是前几个月我在办公室又能继续像最开始那样与教练笑着聊天了,心中也已没有了那些芥蒂。当我和我的朋友们说,“我真的能够理解教练了”,他们会笑我蠢,被伤害成这种样子还要反过来理解人家。我说不清他们说的有没有道理,但是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喜欢花费很大的力气去理解见到的每一个人,哪怕他对我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我告诉自己教练的压力也非常大,他没有好的发泄方式所以会拿我开刀。我在不高兴的时候会向我的室友吐槽,有一次他们告诉我,我这样的行为也让他们感觉不很舒服,我当时就想到,“我这样的行为跟教练又有什么区别呢?”教练是一个控制欲很强的人,他本身就看不惯我自己训练,当自己受气的时候拿我开刀也是可以理解的。我也觉得很神奇,我就是能够说服自己真的完全理解教练,去跟他回到以前的关系。

在过去的一年里除了教练,还有两次我遇到这样的问题,一次是被骗取信任,还有一次是这个月月初刚发生的,从我自身的角度上来看算是被忘恩负义吧。关于这两件事我就不细说了,跟我比较亲近的朋友也应该都知道分别是什么事情。虽然它们对我来说也是非常大非常大的失去,但是接受了之前的失去,我似乎能够更加坦然的面对这些失去了。这个月月初发生的那一件事情,对于我来说是相当大的失去,但是在几天里我也成功地接受了这一失去,并且算是完全理解对方了吧。虽然这件事情在最近几天仍时不时使我心情低落,但是内心能够从根本上接受这一失去,与消极抗争也就更容易胜利了吧。

3

我在前几天的 QQ 空间说说中写道,“什么都放不下的人,什么都得不到。”

这句话在最近我低落的时候总是浮现于我的脑海中。我用它来激励自己,也努力把这一观念输出给周围的人。前几天与失利学弟们聊天的时候我又好几次提到了这句话。如我在上文所说的,得失总是同时出现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况且当我们已经失去一些宝贵的事物时,我们已经不能改变这一事实了。我们能够做的只有继续向前,继续我们的生活。当在正常的生活轨迹中,我们从那失去中缓过气来,那时再回头重新审视这全部的失去过程,也许就能够更加坦然,能够从容接受并且使自己的内心更加强大吧。

不过这一句话的意思不只在于“我们需要放下我们已经发生的失去,去迎接新的得到”,从另外一个角度上可以理解为“我们需要主动放下一些我们所拥有的,才能够得到更加宝贵的我们所希望得到的”。比如为了竞赛我们放下了文化课全心全意投入竞赛。如果我们不愿意放下竞赛也不愿意放下文化课,得到的结果很可能是两边都没有学好,文化课的时候想着竞赛要更多时间,竞赛的时候想着文化课要落课了。与此同理,像有些同学娱乐的时候想要学习,学习的时候想要娱乐,最终两者都没有得到好的效果。

很多时候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学会放下也是一门学问。想要专心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应当摒弃杂念,放下别的方向上的顾虑,去全心全意投入到这一件事上来。像我在上文说的,我文化课落课很多,但是我看起来却比我的同学们都放松地多,我下课到处玩,有空学计算机,但是即使这样,我这大半年文化课学习下来却超过了我们班很多不缺课的同学。他们有些人说我很卷,有些人却说我很水。我只能说我做到的是,卷的时候很卷,水的时候很水。当我要学习的时候我会全心学习,当我要娱乐的时候我会全心娱乐,这样两者都可以获得不错的效率。而有些同学学习的时候想要娱乐,娱乐的时候却又担心学习,最后两者都没有得到好的效果。由此可见能够放下确实是一个重要的能力,而且是能够在训练下掌握的。这并不是只用有的人会说的“你脑子比我们好使啊”一句话所能忽略的。


我现在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么多了,得与失,这就是我在这一年里得到的最宝贵的人生感悟了。如果我的故事我的见解引发你进行了一些思考,可以评论在本文的评论区中,我会很高兴看到你的评论的。要是想要跟我更进一步地交流感想,可以通过博客站主页上的联系方式找到我。高三党没有太多在线时间,但是如果有时间精力的话我一定会愿意和你聊一聊。

每次读到《兰亭阁序》中“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都能够感觉到一种古人与我面对面谈话的感觉。我惊叹于一千多年前的先人似乎想象到现在我阅读这段文字时的感想。不知道未来的某一天,当我回头看这一篇文章,看到我说的这一句话时会不会有一种这样的感觉呢。


我缓慢吐出一串啊吧啊吧并不再想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