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7th 2022 记

发布于 2022-01-27  433 次阅读


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刻意尝试较细致地表达观点时句子总是有些怪,望各位不要介意。


今天上午是 WC2022 考试,按理说此时应该写 WC2022 游记了。但由于前段时间刚从文化课回到竞赛,对 OI 的感觉已消失了大半,所以没有听 WC2022 的课,而是训练了一些相对简单的题目找回了一下感觉。加之 WC 的题目难度又大大超出我的能力范围,早已做好打铁的准备,因此感觉自己离 WC 似乎挺远的,所以就不写啥游记了。

NOIP 结束后,我结束了 2021 年连续长达八个月的停课训练,回到文化课教室过普通学生的正常文化课生活。这一个多月的文化课时间让我有时间重新审视了许多问题,就在这里简单记一点东西吧。


记得去年下半年 CSP 前黄老师让我们抽出几周的时间回文化课调整。那时我觉得文化课会影响到我对信奥的解题感觉,便请了个假推掉了所有的文化课安排。

现在看来在长期停课中穿插文化课安排还是很能起到积极作用的。我校机房里的学术氛围相对来说不算非常浓厚,长期在这样的环境下学习竞赛必然会导致效率降低。当然在停课过程中并不是非常容易感觉到这一点,因为自己总是觉得自己的一天过得挺充实的。不过停课停多之后确乎是能明确地感受到每天的时间是越来越短了,尝试了很多方法但是都没有做到有效地提升效率。

文化课是竞赛生的一大压力来源,长期停课过程中这一压力对竞赛生来说就变小了,很多时候无法感受到来自四周的不断变大的压力,以至于出现过于乐观或是之类的情况。

离开竞赛学习文化课可以让竞赛生意识到文化课压力之大,也让竞赛生的时间安排更加紧。可以让竞赛生更加深地感受到自己需要努力,变少了的竞赛时间也可以让竞赛生更高效地利用竞赛时间。

离开竞赛学习文化课对于竞赛生而言是打破自我舒适圈的过程,开始时从主观上可能不是很能接受,不过一段时间后就能意识到这对于竞赛的帮助。


初一时信奥班的三四十名信奥生终于是只剩下我一个现役选手了。

退役是大多数竞赛生都非常不希望见到但是最终总是不得不接受的事情。

网上是能看到很多退役选手的退役博客的。年龄小的时候阅读这些博客,也确乎是感受到了博主对退役一事的无奈、伤心等感情,但退役一事对那时的我们而言还过于遥远,退役博客不会让当时的我们产生多少共鸣。当自己越来越接近退役时就确实能够深刻地感受到博主的感受了,因为身边的同学在不断离开,而自己也将很快被迫接受这样的结果。

但退役从表象上来看似乎又没有那么沉重。满满一机房的竞赛生,考试结束返校后只剩寥寥几人坐在空旷的机房里;同学似乎玩笑地说“我宣布,XX年XX月XX日XXX于海高六楼机房正式退役”后抱着书踏出机房再也没有回来;有时甚至没有任何征兆,放了次假回校后就会发现一些机器再也无法迎回他们的原主人了……没有什么隆重的仪式,没有什么长篇的抒情,这就是退役吧。

每年 NOIP 后都会有机房大扫除,机房所有机子格式化,座位重新调整等流程。每次参与到这些工作时心情都非常沉重吧,如同战士在战场上战死后收拾遗物的流程。从机房书架里借阅书籍时看到扉页上写着的学长的名字,也会有黯然的忧伤吧。

不过老生的退出也意味着新生的加入。路过低年级机房时看到新的面孔,也会有一份喜悦之情吧。倘若没有老师讲课,我会忍不住跑到他们机房里仔细看看这些新面孔,了解一下他们的学习情况。看着他们,就似乎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他们也会像当年的我们一样犯错,大多是因为缺乏经验而犯错。虽然当年自己是不喜欢别人来指正这些错误的,很多时候可能都无法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如同本文开头讲的停课与文化课关系),也不一定会听从这些听起来可能有些老套的话。但是作为学长,很多时候还是忍不住想要提供一些帮助,尽管他们大概率不会听进去。

每次来新生时我都会进行一定的观察,若是发现有哪个新同学有超过他人的特质,便会很高兴地找到他的联系方式,然后尽我所能向他提供各个方面上的帮助。也是希望能够将我长期积累下来的知识、经验传递给学弟学妹们,帮助他们离胜利更近一步吧。

每次与他们交流,也都会引发我对往事的回忆吧。毕竟曾经的我也跟他们一样,害怕上课被点名回答问题,不敢向教练提出自己的想法,对助教学长尊敬到无法拉近距离,对文化课成绩的下落而头痛……

离退役也不会远了,希望我能够在竞赛生涯的最后一段时间里发光发热,为后人留下些有价值的东西吧。


写到这里已经到 28 号了,不过懒得改标题了。


我缓慢吐出一串啊吧啊吧并不再想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