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2th 2020 记

发布于 2020-10-12  858 次阅读


由于写此文时思绪比较乱,你可能无法流畅阅读本文,对此表示抱歉。


http://www.noi.cn/xw/2020-10-12/715677.shtml

2020年9月30日,我学会接到多封实名举报邮件,指出CSP-JS2020第一轮试题涉嫌泄密。经我学会CSP-JS命题组确认,涉嫌泄密的试题并非CSP-JS2020试题,而是浙江海亮高级中学的内部模拟题。海亮高级中学的模拟题使用了“2020 CCF非专业级别软件能力认证第一轮(CSP-S)提高级C++语言试题A卷”的文字。浙江省海亮高级中学教师章文浩(该校信息学教师黄志刚的助理)在试卷版面设计和排版时,根据 “CCF CSP2019”试卷标题的式样,造出了有“CCF CSP2020”字样的仿真试卷;黄志刚将试题发给福州第三中学教师黄晓燕和杭州学军中学教师王嘉宏;章文浩又将试题发给南京号爸培训机构的李翔;李翔将试题发给7位学生和江苏大丰高级中学陈鹏。之后,该仿真试题在一些网络社交群内传播,对已注册参加认证者造成恐慌,以为是CSP-JS2020试题出现泄露。这一行为严重干扰了CSP-JS认证秩序,未经许可使用了学会名称“CCF”和注册商标“CSP”,侵犯了CCF的知识产权,对CCF的声誉产生了负面影响。

根据调查核实后的事实,CCF对该事件中相关个人和单位处罚如下:

  1. 黄志刚作为学校主管信息工作的负责人,对模拟试题没有进行审核和检查就发给外校使用,并未加控制,以致发生后期的网上流传,黄志刚对该事件负有主要责任。根据《CCF NOI条例》的规定,CCF决定撤销海亮高级中学黄志刚“NOI金牌教师”称号,且不能作为认证者或学生指导教师报名NOI相关活动两年。
  2. 章文浩负责试题版面设计和排版,添加了仿真效果,对该事件负有直接责任,决定给予禁止参加CCF NOI相关活动两年、且不能作为认证者或学生指导教师报名NOI相关活动两年的处罚。
  3. 福州第三中学教师黄晓燕和宋立林、杭州学军中学教师王嘉宏和周邦、南京号爸培训机构教师李翔、江苏大丰高级中学陈鹏,收到试题后并未在第一时间对该行为举报或予以抵制。决定给予黄晓燕、宋立林、王嘉宏、周邦、李翔、陈鹏提出通报批评、禁止该六人作为认证者或学生指导教师报名NOI相关活动一年的处罚。
  4. 浙江海亮高级中学对教师管理不善,负有教育的责任,对其提出批评。

CCF所组织的竞赛和能力认证坚持公平公正的原则,严格遵循相关的规则。CCF对任何弄虚作假、干扰活动正常秩序及侵犯CCF知识产权的行为,将按规则予以处罚。

此公告。

中国计算机学会
2020年10月12日

作为一名海亮高级中学的信奥生,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我此时的心情。

黄志刚老师此时就和助教一起站在机房里,讲着一些相当积极向上的话,让我们不要太在意这件事。

看着台上的黄老师,只是莫名觉得很想哭吧,我不明白黄老师做错了什么。就算黄老师给我们编的试卷的标题影响到了 CCF 的版权,一个金牌教练,就这样被禁教两年,实在是太过分了。

只是替黄老师感到悲哀吧。


这让我想到了我在海亮两年多的信奥时光。

两年多前,我是一个将要小升初的学生,那时海亮信奥班的招生条件是小学信奥竞赛一等奖。

我五年级时就拿到了一等奖,本想着六年级一定会考得更好,到时候再考虑初中会更好。结果我六年级一不小心考砸了,只勉强拿了个二等奖,以至于没有达到海亮的录取标准。

我妈一直希望我能够在海亮读书,于是受到我妈认识的一个海亮初级中学的老师的推荐,我被允许与教练来一次面试,若面试成功我就可以进入信奥班。

于是我就被带到了海亮高级中学竞赛金牌教练办公室,在那狭小的房间里遇到了黄志刚教练、刘小刚教练和岳卫华教练。

那天的面试非常成功,不过那时我对黄老师仿佛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觉得海亮很强,为能够来到海亮读书而感到高兴。


就这样我来到了海亮初级中学信奥班。

初一的时候我们班是刘小刚老师教的,刘老师管的不太严。我只记得我初一基本上都在颓废,坐在机房的最后一排跟几个同学联机玩游戏。那时初赛都没过,更别说复赛。

(现在想起来真是非常后悔)

到了初二的时候,改为黄老师教我们班。

那时我想着我要改过自新,不能再这样颓废下去了。想着黄老师可是当年教出过像钟学长、闫学长那样的神的,我也要努力向他们看齐,虽然做不到那么强,但是也要努力。

然后那年的 CSP 初赛也考得不错,但是复赛一不小心炸掉了。普及组原本 $300$ pts 想着拿一等,提高 $110$ pts 想着也大概能蹭个二等。

但是由于神奇的原因,我 CE 了,由于同一个 CE 原因,我普及挂了 $100$ pts,提高挂了 $110$ pts。于是普及只有二等,提高直接爆零。

还记得成绩出来的时候我一度认为是 CCF 的问题,因为那个问题在本地我怎么测都没有任何问题。成绩出来后我就打算去找黄老师查找错误。

那一天,海初在上课。我向班主任请了个假,就跑到海高来找黄老师。海高离海初有一点距离,加上天冷,我跑到他的办公室里时手快冻成冰了,他就从桌子上拿了个茶壶,用热水泡了一下,递给我,让我拿着暖手。

那时就觉得非常感动吧,我就对黄老师产生了极强的敬佩之情。

黄老师让我坐在他的位置上。他拿着他的手机,翻着一些 OI 交流群,那些群里有一些老师反馈同学考场上犯的错误。他遍一条条念过去,让我一条条核对,最后让我找到了错误。


黄老师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作为一个金牌教练,拿着差不多百万的年薪,却穿着不起眼的衣服,开着便宜的小车,上下班基本都走路,完全看不出任何异于常人的地方。如果你不告诉我他是黄老师,我甚至会觉得他是一个年薪不及普通老师的小助教。

黄老师也不是太年轻,却非常喜欢打篮球。我们这边有很多人喜欢打篮球,黄老师在课外活动,也经常会加入到打篮球的队伍中。黄老师打球非常强,我们机房最强的几个人凑起来也防不住黄老师。

我不会打篮球,课外活动经常就坐在机房里继续打题。这个时候黄老师就会走进来,让我们几个蹲在机房里的都出去运动。我就下楼,在篮球场边上看着黄老师和他们一起打篮球。结果黄老师一定要拉着我们几个不会打篮球的,跟他站一队,教我们怎么样打篮球。

黄老师对学生相当好,比如那天给我茶壶暖手的例子。当然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前些天放假了,我和其他几个留校的一起蹲在机房里继续学习,他就拎着一袋零食走进来,让我们分着吃掉。又比如有一次机房里开着空调,黄老师看一些刚打完球的同学衣服湿了,就赶他们回寝,让他们换了衣服再过来。

关于信奥和文化课冲突这方面,黄老师也特别为学生着想。因为我们有很多时间都在学信奥,必然对文化课有影响,他便经常会问我们文化课怎么样,上到哪里了之类。说如果我们觉得有文化课跟不上啥的,信奥可以调整进度之类的。

黄老师工作相当认真,一年里他几乎没有几天是在放假的。一些同学经常抱怨海亮的竞赛安排排的紧,暑假和寒假基本上只放十天,国庆啥的假期基本上都不放。但是我们不放假的时候,黄老师也是不放假的,他的假期比我们还要短。几乎所有时候去找黄老师,他都坐在办公室里。

我们以前在想,黄老师在福建,教出过那么好那么好的学生,在海亮他就没有教出当初那么厉害的学生了,那他为什么要过来呢?我们之前还以为是因为海亮工资给的多,才把黄老师挖过来的。不过有一天他在机房里说他当初来海亮,就是为了学术而来的。

这是真的,说实话,黄老师的信奥水平,并不是非常非常高。有的时候上面的同学在讲题,我们都听懂了,而黄老师还没有听懂,他就在下面拼命地问问题,一直到他搞懂为止。他一直提倡这种不会就问的学习方式。有的时候我们做到了不会的题,我们问他,他不知道,他便跟我们一起去百度上找博客,跟我们一起学。


黄老师都学的那么努力了,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呢。

但是机房里非常多的同学喜欢水,几个月前,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由于我“水平比较差”,被黄老师抓到几次。后来他就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我本以为他会狠狠地骂我一顿。我当时特别害怕,我腿都抖得不停。没想到他问我最近是不是浮躁了,是不是有什么原因之类的。这让我非常后悔,回来之后我好好想了想,愧疚不已,也就不想水了。


但是说实话,我觉得海亮现在信奥的情势不容乐观。今年刘老师和岳老师都离开了海亮,所有学生都是黄老师带了。而黄老师几乎没有能帮上很大忙的助教,所有的课程他都要自己安排。加上今年提高组,海亮能有战斗力的同学也就 50 个左右。今年打完后,又有非常多的高一和高二的学长要退役了。而初二将要上来的同学屈指可数,过了今年人数肯定还要下降。

回想我刚来海亮时能够有三四个甚至更多机房的同学们,不知不觉现在只剩勉强一机房的能打提高组的同学了。这 -OH 计划对竞赛的影响太大,让很多同学都被迫离开了竞赛。当年一起在机房里打代码的伙伴们一位位离去,熟悉的面孔一张张消失。这对于我们剩下来学信奥的同学也是莫大的压力。

但是这对于黄老师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压力吧。他来海亮这几年,没有教出过当年那样好的学生。今年刘老师和岳老师走之后海亮又只剩下他一个人支撑信奥组了,而他现在又受到这样的打击。禁教 2 年,取消金牌教练称号,对这样一位在 NOI 上有发言权的金牌教练一定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我很害怕他也会离我们而去。我觉得如果他想,他完全可以把所有责任全部推掉,然后辞掉海亮这个难撑的职位,回到他的福州去,继续他辉煌的金牌教练生涯。但是他没有,他撑下了所有的罪名,继续教着海亮高级中学的信奥生们。

像今天这件事情,虽然我仅仅与这张出了事的卷子的关系仅是我做了它,我也没有举报,也没有传播,也没有做什么可能会造成今天这样事情的行为,但是我还是觉得我对不起黄老师。他一定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老师,没有之一,原因已经写在上面了。

今年的情况其实给我也有挺大的打击,再加上我周围的局势,我前段时间真的有想到过退出信奥去补文化课。但是我看到黄老师还在支撑着,如果我们都走了,黄老师怎么办。再加上我本来就热爱信奥,所以我不会离开这个机房,直到黄老师认为我应该退役了。


害,说那么多空话也没有什么用,我写了这篇文章,对黄老师也没有什么正面帮助,而且也没有什么人会看我的文章。

我想此刻报答黄老师的最好方式,就是好好学习,争取在比赛中拿到好的成绩。

加油!


我缓慢吐出一串啊吧啊吧并不再想说话